立即打开
汪潮涌失联,水手覆于波澜不惊时

汪潮涌失联,水手覆于波澜不惊时

王坤祚 2021-12-17
他并非败于行业的滔天巨浪,而是在自己选择的航线上慢慢倾覆

12月16日中午,知名投资机构信中利在全国股转系统发布公告,确认其实控人汪潮涌失联。而后曝光的一张拘留通知书显示,汪潮涌涉嫌职务侵占罪,已于2021年11月30日被刑事拘留。

汪潮涌的人生上半场,是聚光灯下的“华尔街神童”、“创投教父”,是向母校捐赠1亿元的慈善企业家,是热爱航海的帆船“中国之队”的发起人,是中国商界为数不多的夫妻同行最佳搭档——他和妻子李亦非被誉为投资圈的金童玉女。

他最近一年多甚少公开露面。如今看来,是因为信中利危局已有时日。一位与汪潮涌此前多有交集的企业家透露,其半年前得知信中利资金链告急,汪潮涌正四处求援。“那时候他已限制高消费,不能乘坐飞机,向我的朋友圈子好几个人提出股权出让和资金周转,我们一起交流了一下,判断信中利的窟窿在十亿规模以上,都没敢、也没能力出手相助。”

梳理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诉讼显示,目前至少有5起信中利作为被告的案件,包括居然之家、武汉璟瑜等公司要求支付的股权回购款及利息,金额超过12亿元。另外,还有超过10亿元的拆借资金等待信中利偿还,包括汪潮涌大学校友、海康威视创始人龚虹嘉的2亿元。

1

翻看汪潮涌履历,他身上诸多的人设标签,并非凭空而来:15岁考上华中科技大学;19岁成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首届MBA;20岁获得时任清华经管院院长朱镕基指派的唯一指标赴美留学;22岁毕业后,先后任职摩根大通、标准普尔等知名机构。

不到30岁时,他回国成为摩根士丹利亚洲副总裁兼北京首席代表;在巴菲特第一次来访中国时,他作陪吃到了免费的“巴菲特午餐”;1999年,他创办信中利,这是中国最早从事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的机构之一。

据汪潮涌描述,他给公司取名“信中利”,是得到了巴菲特的提点:相信中国,投资才能获利。而信中利的英文命名,则有意表明了他在这个行业的地位和曾经的野心:China Equity Group。

生意场上,早起的鸟儿,并不一定能吃到更多。如今梳理来看,汪潮涌在中国创投和风头行业,实则难副“教父”盛名。

截至2020年末,信中利在管基金36只,累计认缴规模161.2亿元,在管实缴规模112亿元。相比而言,比汪潮涌自立门户晚了6年的沈南鹏和张磊,分别在VC、PE领域成了一哥,规模与其差距相隔天地。

即便是后来付费与巴菲特午餐的段永平,身居美国远程操控,也成为了国内投资者心中名副其实的大神。

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衍行在“财富Plus”APP发表观点:近几年,信中利的业绩实在是泛善可陈。从投资案例来看,在过去几年,信中利几乎没有任何名声响亮的项目。

即便早期投资过百度、搜狐、华谊兄弟等明星企业,汪潮涌所占分额并不多,且部分项目已早早退出。

2

业内人士分析普遍认为,此次汪潮涌“失联”,与他近几年“PE+上市公司”的布局未果有很大关联。

选择了学习“九鼎模式”,是信中利连环败局的伏笔。在2015年以后,汪潮涌的每一步都动作变形,危如累卵。

2016年5月,汪潮涌以16.5亿元现金并购A股上市公司惠程科技11.1%的股份,溢价幅度高达113.7%。

并购资金中的12亿元,为信中利通过招商财富的资管计划融资而来,3.15亿元向北京恒宇天泽资管以12%的利率借贷。也就是说,其仅用1亿元左右的资金,便撬动了超过16亿元的杠杆。

王衍行认为,信中利并购惠程科技的溢价之高、杠杆之大、资金成本之高,令人匪夷所思。这种低劣的、抑或铤而走险的并购案例,使人很难相信出自华尔街精英出身的汪潮涌之手。

汪潮涌未曾料到,并购惠程科技4个月后,证监会修订《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》细则,严查借壳上市,监管对跨界并购的审核开始趋严。

也就是说,信中利东挪西凑控制了一家上市公司,但不能像往常一样通过二级市场为自身融资。

借壳上市行不通之后,信中利开始像并购基金一样,大力整顿惠程科技业务,陆续收购游戏、智能制造等板块装入上市公司。

拼凑而来的业务,业绩自然惨淡。2020年惠程科技净利润为-9.6亿元,同比下降811%。截至12月16日收盘,惠程科技股价已经跌至4.43元/股,较信中利当年收购价早已腰斩。由于资金链紧张,且股价的不断下跌,汪潮涌抵押的股权频频爆仓。

作为汪潮涌的大本营,信中利这两年的业绩也是持续暴跌,2019年公司净利润由前一年的3.3亿元,大幅减少至仅为687.8万元,2020年更是直接爆亏16.2亿元。

汪潮涌此前讲述过自己投资风格的变化,“前10年重质不重量,此后要进入快车道”,仅在2015年,他便投资了56家公司。在急躁心态下,他试水新三板,加杠杆借壳上市未成,再加杠杆收购公司,账面浮亏数亿,最终资金链断掉。

实际上,监管此前已对信中利的多项违规行为进行通报,包括利用基金财产或者职务之便,为本人或者投资者以外的人牟取利益,进行利益输送;违反基金合伙协议的约定,质押基金财产为关联方提供资金支持等。

接下来,信中利上百亿的募集资金如何清算,将成为重点关注的问题,相信这也是公检法介入的用意所在。

王衍行在“财富Plus”APP写道:信中利敲响了投资行业的警钟。至少有两点警示,一是要谦虚谨慎、戒骄戒躁,“上帝要其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”;二是慎用杠杆,投资的高杠杆也许能够“撬动地球”,但其结果也有可能是倾家荡产。

3

汪潮涌妻子李亦非的履历同样堪称亮眼。她13岁获得全国青少年太极拳武术冠军,之后参演了《火烧圆明园》、《神秘的大佛》等电影拍摄;先后在联合国总部裁军署等机构任职;1994年以后,李亦非相继在博雅公关、维亚康姆(MTV中国)、阳狮、全球最大对冲基金英仕曼集团等跨国公司担任中国区负责人。

汪李夫妇的婚姻,曾被华尔街认为是“两个优秀青年的完美结合”,在信中利之前的PR文章中,时常讲述二人每天无论多忙,也要抽空一起散步。

不过,最先发出汪潮涌“失联”短讯的财新传媒,在文章中称李亦非为汪潮涌前妻。

有律师认为,如果此前已经签署离婚协议,代表汪潮涌夫妇已经分隔财产,将来汪潮涌名下可供偿还债务的资产至少已打对折。

目前,李亦非任职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中国区董事会董事。不过其微博认证职务仍停留在英仕曼时期,但英仕曼发布的消息显示,其已于2019年退休。

比较巧合的是,李亦非也曾卷入“失联”事件。2015年,监管部门针对证券市场“恶意做空”展开调查。在此期间,海外媒体曝出时任英仕曼集团中国区主席的李亦非陷入其间。在这段时间,李亦非微博断更,电话处于关机状态。

此时汪潮涌出面回复媒体称,李亦非在伦敦开会,会议由多部门牵头、高度机密且专业,不方便打开手机。不久后,李亦非终于现身,否认被警方带走调查一说,表示自己是参加了“辟谷”(一种道家养生方式),要求关闭手机,以致失联。

目前,汪潮涌此番因涉嫌职务侵占被拘留,李亦非未做出任何回应。她的微博有700多万粉丝,上次更新停留在11月28日。

汪潮涌微博有500多万粉丝,最后一条更新于10月19日。他在微博简介里这样写道:心如大海,可以平静深邃,亦可以汹涌澎湃。他喜欢大海,喜欢水。他把名字从汪超涌改为汪潮涌,甚至女儿名字也全是“水”字偏旁。

他写过一条微博:我喜欢航海的感觉,虽然在船上能看到海平线,可是你往前走,会发现海平线还在更远的前方,你还得往前走,没有止境的追求,永远得往前走。

帆船水手和投资人,二者的技巧都在于“好风凭借力”。近几年,即便在中国做投资不是完全的顺风顺水,倾巢覆没的事故也不算高发。汪潮涌并非败于行业的滔天巨浪,而是在自己选择的航线上、在一片偶有小风浪的水域,慢慢侧倾、下沉。

在汪潮涌这条微博下面,有一条高赞评论:如同海浪,来也汹汹,去也汹汹。(财富中文网)

热读文章
热门视频
扫描二维码下载财富APP
<cite id='bqG'><bgsound></bgsound></cite><person id='EtESlW'><em></em></person>
    <span id='LIV'><ol></ol></span>
      <b id='GO'><strong></strong></b>
        <thead id='aZRhc'><comment></comment></thead><bdo></bdo>
        <em id='anRxLrg'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/em>
        <s id='cFJPJBlv'><small></small></s><small id='YMXr'><strong></strong></small>
        <var id='gdpq'><b></b></var><bdo id='YvoTPCtT'><span></span></bdo>